第01版:要闻

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金融学家巴曙松表示

成本控制是普惠金融关键环节

◎ 本报记者 杨喜明

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而乡村振兴离不开金融的支持。那么,金融机构如何建设普惠金融体系?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金融学家巴曙松。他表示,成本控制是普惠金融关键环节。在完善支持普惠金融发展的政策体系过程中,国家应继续以正向激励为主,完善财政、税收、货币、监管和产业政策的有机结合,形成长期化、制度化的普惠金融政策扶持体系。

在巴曙松眼中,普惠金融是针对传统金融存在的金融排斥现象提出的金融服务定位,普惠金融让长尾客户享受到更多的金融服务,建立了惠及民众的金融服务体系。本质上,普惠金融新路径的探索是运用各种新技术拓展金融服务边界的尝试。从目前传统金融业最基础的存、贷、汇3种金融服务来看,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上,支付功能无疑是普惠程度最高的一环,移动支付的潮流主要是由技术创新和市场机构共同发力的结果。消费金融的普及也和互联网金融的热潮息息相关。

他称,普惠金融发展面临内生问题,如部分市场主体资质参差不齐,业务边界模糊不清;部分参与主体的运营成本难以控制,较多的网点集中于发达地区。

从参与主体金融机构来看,目前金融机构地区分布不均衡现象明显。金融机构作为构建普惠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对普惠金融服务水平有较为重要的影响。金融机构数量直接影响人们享受金融服务的水平,尤其是在偏远欠发达地区。截至2017年6月底,中国拥有金融机构数量为22.8万个,总量有所增长,但是金融服务网点的地区分布差异较为明显。

从征信来看,中国个人征信体系有待健全,根据央行公布的2016年征信数据,国内个人征信体系覆盖率仅为28%。目前,信贷数据是最能够体现用户信用的数据维度,但在信贷记录数据偏少的情况下,则需要通过其他数据维度对用户信用情况进行佐证。目前仅有17%的数据是非信贷和非信用数据,往往无法对长尾用户进行信贷数据之外其他维度数据的有效验证。面对主要服务于长尾用户的普惠金融,其征信需求如何得到有效满足依然是一个重要的现实挑战。因此,总结中国金融市场上的普惠金融当前面临的问题,关键可以归结为两点:成本和信任。

在成本方面,普惠金融要成为一个可持续的金融活动,就要遵循金融活动的一些基本逻辑。一笔金融服务要想成立,需要具备商业的持续性,否则很难成为使更大范围客户受益的商业模式。长尾客户单次服务收益较低,只有使长尾客户收益覆盖服务成本,才能使得金融机构真正有动力去服务普惠金融群体,从而解决普惠金融服务供需不平衡的问题。因此,成本控制是普惠金融的关键环节。

在信任方面,由于金融机构和普惠金融面向的人群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现象。对于金融机构,贷款审批时由于小微企业和低收入人群缺乏有效的抵押质押物,社会征信体系的不完善也使得定制化信用评估难以实现,金融机构出于成本的约束,往往也只能通过统一划线的高利率覆盖高风险。例如,在贷后管理环节,金融机构往往无法对贷款流向进行动态监控,风险评估也难以持续跟进。

他还表示,国家要积极制定政策,探索和采取风险补偿、财政补贴、减免税收等正向激励措施,帮助普惠金融机构降低运营成本,为金融机构的发展提供便利条件和良好的制度环境。并放宽准入政策,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打开通道,进一步完善普惠金融的财税政策环境,通过对开展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的机构给予一定税收减免,给予普惠金融特定的财政贴息等方式,鼓励更多资金留在农村。

分享到: